苏女问昔小说阅读,苏女问昔苏问昔杜鸣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84
  • 来源:情怀中文网

苏女问昔》小说简介

主人公叫苏问昔杜鸣的小说苏女问昔是由霏霏雪1980所著,文风诙谐轻快,女主不小白不弱势,在矛盾与冲突中显示出女主的智慧和男主的担当。这本书真的超甜的,从头到尾都不虐,男主是对女主一见钟情!主要讲述了:“姨娘,你不是说小姐不可能会过来这边吗?”车夫问从小木屋出来站在门前的苗姨娘。 这是静安寺后山的半山腰,苏老爷过世的夫人、苏问昔的娘便葬在此处。……

《苏女问昔》小说第024章 仓皇逃命身不由己(3)免费阅读

“姨娘,你不是说小姐不可能会过来这边吗?”车夫问从小木屋出来站在门前的苗姨娘。

这是静安寺后山的半山腰,苏老爷过世的夫人、苏问昔的娘便葬在此处。

苗姨娘看着不远处苏夫人冷冷清清的墓冢,叹道:“总要过来看看才放心。那丫头除了这里,我实在想不出她能走哪里?”

“既然姨娘都能想到小姐会来这里,小姐一定不会过来了。”

苗姨娘当然也知道。站了一会儿,眼瞅着夕阳将下,无奈地说道:“走吧。明天到镇子上去看看,打听打听。”

“如果小姐要打听老爷的消息,一定会到镇子上去,我们只需在城门口守着便是。”车夫说道,“左右不过是两个小孩子,伪装能伪装到哪里去?”

苗姨娘倒笑了:“这次你倒真说到了点儿上。咱们明天就去城门口守着便是了。”

苏问昔和子规,此刻却已在离静安寺越来越远的路上。

牛车缓缓地走,一大车的木柴高高堆得几乎见不到顶。脸膛黝黑的车夫在牛车吱呀吱呀的响声中昏昏欲睡,夕阳下落在地上的影子被拉得很长。

牛车忽然停下,牛回头对着车夫喷个响鼻,车夫猛地惊醒,看了看眼前的高大门楼:“哦,哦,到了?”

有些惊讶的样子,跳下车,拍拍牛的脖子,“路认得很熟啊,老伙计!”

抖抖精神,三步两步上了两个台阶,手扣住黑色大门上的门环,“啪啪啪”扣了几声。

过了一会儿,里面传出脚步声,门吱呀一声打开,一个上年纪的花白头发的老者探出头来,看了看门口的男人,苍老着声音说了一声:“可来了。再晚一天,没柴烧了!你等一下!”

打开门,从旁边靠门房的地方取了两个厚木板,搭在台阶上做成坡桥,然后微驼着腰,对车夫说道,“牛卸掉,拴在门口,把车拉进来吧。我去喊人来帮忙!”

车夫卸牛的工夫,里面跟着老者出来两个年轻男子,一看便是做惯劳力的,帮着车夫推的推,拉的拉,轻松将车运进了院子。

院子里却是很开阔,伙房在西墙边,车夫将柴车靠边停靠,几个人便上手将上面一部推倒下来,歪成一堆。

“柴都来了,还愁卸不了车?先进来坐坐!”层子里的人听见声音,打着帘子冲这边扬声。

车夫似乎和里面的人熟了,倒没有推辞,于是跟着几个人进屋里稍坐。

很快里面传出高声说话的声音。

“最近城墙修得如何了?”

“就这么几十号人,能修多快?上面拨不下钱来,下面供不上石头来,这样下去,修到明年!”

“城墙修不好,万一外族打过来怎么办?”

“真要打过来,只有城墙能管什么用?咱们这边要兵没有兵,要粮没有粮,自己逃命才是要紧!”

“不管怎么说,城墙还是要修啊!好歹是个屏障。”

“谁知道呢?再不抓紧,过两个月天气一冷,地面一冻,想修也是不成了。”

……

天色渐渐黑下来,那里面说着话,靠着墙边被卸了一半的柴车发出一阵轻响,车底下不一时钻出两个家伙来,相互看了一眼,大的那个扫视了一下有些昏暗的院子,一扭身往伙房里面钻。小的那个伸手想拉住却是晚了一步,只好急步跟了上去。

伙房里没有人,却有刚蒸好的几大屉馒头,热气腾腾地在灶上。

大的那个将前襟下摆掀起来,形成一个包袱样,然后伸手将馒头往衣摆上放。手到处落在雪白的馒头上几个印子也不管。

很快装了五六个馒头,回头冲小的那个眨了眨眼睛,闲下来的手一挥,迅速地往门外跑。小的一看,连忙跟上。

两个孩子贴着墙根走,将身子隐在墙的暗影里。屋里面传出来的高声说话声恰恰好地掩了两人的脚步声,靠近大门的时候,听着屋里的车夫说道:“不能再坐了。赶紧卸了车回去是正经,砍了这一天柴,委实是有些乏了!”

已行到大门口处的两个小孩子一听,撒腿就往敞开的门外跑。门口拴着的牛听到动静,转过头来,不知道是认生还是明事理,冲着他两个人张口高声“哞”叫了一声。

两个孩子吓得没命地跑,远远听到院子里高声发笑的声音:“可真是,连你家的牛都等不及唤你要回家了!”

两个孩子一直跑,直到后面的声音远远听不见,站在一片黑漆漆的小树林旁才站定。这里几近效外,除了刚离的那个大院子几乎看不到有人家存在。

大的那个望着黑洞洞的树林有些迟疑,回头看了看小的那个,像是自我安慰的壮胆一样,对小的那个说道:“子规,你别怕啊!”

下面想说“我会保护你的”,张了张口,终于是没有说出来。

小的那个正是子规,听着苏问昔声音中心虚的胆怯,心知她是害怕,沉着声音说道:“这里没什么可怕的!你不要怕!”

四下扫了一眼,发现远处有一处微弱的灯光,拉住苏问昔的手,指了指那一处灯光,“咱们过去看看。”

尽量子规人小瘦弱,有个人陪着,苏问昔还是大了些胆子。想着大晚上,总要找个地方栖身才好。没有说话,却是跟着子规慢慢向那处灯光走。一边抽手捡了一个馒头递给子规:

“有总比没有好。不许嫌脏!”

子规默默地接过馒头。

如果告诉她,边城被困,他连草芥都吃过,她会怎么想?

他知道这个女孩子在故作坚强地掩饰心里的胆怯。

毕竟才是个孩子,这一路他默默看着她带着他东躲西藏,不得不在内心里惊叹,这实在不像当日哭哭啼啼要留下的那个孩子。

冷静过后,她的聪明、她的机智,都令他又吃惊又震动。

“咦?”

苏问昔终于走近那处灯光的时候,发现原来是破旧又低矮的土地庙,那点微光是正冲着门口的庙里土地神前燃着的香透出来的。

苏问昔站在低矮的庙门口迟疑不进。

子规上前拉了她的手,轻声说道:“里面看样子没有人,我们今晚在这里凑合一晚上吧!”

苏问昔看着地微光中一片黯淡的泥塑,本能地想退,然而想到比自己更小的子规,没有说话。子规仿佛已看透了她的心思,低声说道:“我以前做了错事,义父经常罚我晚上对着土地背三字经!”

苏问昔愣了一下,失笑道:“那一晚上得背多少遍?”

“不知道。因为每到半夜,我就睡过去了。”

苏问昔一下子笑起来,倒消了心里的害怕,壮着胆子跟着子规走了进去。

脚下是土质的地,连一方青砖都没有。

两人倒也不在乎,在靠墙边一侧挨着身子坐下来。

苏问昔再递给子规一个馒头,低声问:“子规,如果我暂时不去找我爹,他会不会怪我?”

“不会!只要你安安全全地藏好,苏伯伯才不会受别人的威胁,只要他们找不出威胁苏伯伯的把柄,苏伯伯就是安全的。”

“那么,子规,你告诉,他们究竟想跟我爹要什么?”

那些人,想要的是不是苏老爷给他的东西?

黑暗中的子规摸了摸胸口的某个位置,没有回答苏问昔的话。

苏老爷既然没有打算让她知道,他当然不会说给她听。

“子规,你说我爹爹的事情跟弘光住持有关系吗?”奔波一天已经有些乏累的苏问昔歪着身子问。

依旧没有听到子规说话。

苏问昔心里想,他才是个小孩子,问他这些他当然不可能知道。

已是八月的夜晚,空气已经有些凉。

苏问昔向子规靠靠,不知道是想汲取温暖,还是想给对方温暖。

破庙里一片沉默的安静,只听着外面的虫鸣风动。

苏问昔身子半歪,迷迷糊糊地想,她已经做了八年的孩子,从明天开始,是时候她要做回大人了。

她有太多的事情想不明白,有太多的迷团解不开。但现在,从明天开始,她首先要做的,是照顾好身边这个小不点,好好地活下去。

一边想着,苏问昔很快睡着了。几年的养尊处优,她并没有多少危机困顿意识。

而她身边的子规,睁着大大的一双眼,透过破旧的窗子看着外面空旷的地方。

不论是前世,还是今世,他经历过最多的,是战争,是屠城,是人性的较量。因此即使是在苏府,他都从来没有放松着神经,何况是这个时候的现在。

他其实很想跟身边的这个孩子说:“不要怕,我会保护你!”

但是说出来,会吓着她吧?或者不会吓着她,只会招来她的嘲笑。

苏问昔半夜醒了一次,迷迷糊糊的样子,伸手拍了一下子规,说了句:“红莺儿,我渴!”

子规爬起来,就着并不明亮的月光与睁开眼的苏问昔对望。

苏问昔发了一下愣,没有说话,又缓缓闭上眼睛。

然而子规知道,她没有睡。

他瞬间有种无力感。他想保护她,像对苏老爷许诺的那样照顾好她。可是这个时候,他却不能在她渴的时候给她一滴水。

《苏女问昔 》已上架微信公众号:小雪文学,关注后回复:苏女问昔 或者书号:39257 即可阅读全文

相关小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