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角阿纤洛少卿巫纤儿小说倾国女婢免费阅读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7
  • 来源:情怀中文网

倾国女婢》小说简介

主人公叫阿纤洛少卿巫纤儿的小说倾国女婢是由月符星星所著,总有人说爱情不是金钱可以衡量的,可爱情却是万万离不开金钱的。一段曲折离奇的爱情故事,他们之间发生了很多的事情,既有幸福也有误会,但是最后的是什么样的呢,这就需要读者们自己来阅读知晓了!主要讲述了:洛少卿派人经过多方打听,得知阿纤乃叶府婢女,遂骑马拜访叶府。虽然从前和叶承天并无交情,但是日后可以有,洛少卿下了马,跟随家丁往前院大堂走去。叶府中食客遍布何处,洛少卿看了都不免感叹,此处果真是人才济济……

《倾国女婢》小说免费阅读第004章 登门寻人

洛少卿派人经过多方打听,得知阿纤乃叶府婢女,遂骑马拜访叶府。虽然从前和叶承天并无交情,但是日后可以有,洛少卿下了马,跟随家丁往前院大堂走去。叶府中食客遍布何处,洛少卿看了都不免感叹,此处果真是人才济济。

“拜见叶叔叔,少卿有礼了。”

“本官和家父乃当朝同僚,少卿不必如此多礼,入座喝些茶吧。”

洛少卿上前对叶老爷行礼,一旁侍女摆上了茶具,叶老爷热情的请洛少卿入座。茶过三杯后,洛少卿准备说一说今天的来意,叶老爷早已心知肚明,故意又让侍女上些点心,不给他说话的机会。

东边院落的叶茗斐此时刚刚醒来,撑着有些无力的身体,茫然的看着阿柔。她记得明明在书房门前陪阿纤跪着,怎么会躺在房间里?阿柔将揉好的毛巾递给叶茗斐,将刚才她晕倒的事情如实以告,叶茗斐一听,连忙穿了鞋子往外跑去。

“大小姐,您外面的衣服还没穿!”

“不穿了!”

叶茗斐顾不上穿外衣,风一般的往叶老爷书房的方向跑去,阿纤还在那里跪着,她没办法独自在房中休息!后面的阿柔紧赶慢赶,跑得气喘吁吁,愣是跟不上叶茗斐的脚步,只能勉强瞧见她风一般的背影。

大堂里,洛少卿正和叶老爷品茶,只见一道白色的丽影一闪而过。叶老爷看出了那身影是叶茗斐,差点尴尬症都犯了,洛少卿扬起一抹不易察觉的笑。他还记得,白天场外那个可爱标致的丫头,原来她在家这么随性?

“洛少爷,还未恭喜你,武选拔得头筹。”

“惭愧,叶叔叔府上才是卧虎藏龙。”

洛少卿把话题引到了阿纤身上,叶老爷连忙以笑掩饰,并且告诉洛少卿,是他对府上婢女管教无方,刚才已经罚阿纤跪在书房前了。洛少卿了然的点了点头,区区一个婢女竟有如此高超的剑法,叶老爷这是在逗他呢?

叶茗斐去了书房,见到脸色难看的阿纤,她决定冒着被处罚的危险去求情,于是转了个身往大堂走去。她刚才路过的时候,眼角余光注意到了她的爹爹在待客,不过没认真看客人是谁,现在也管不了那么多礼数了!

“爹爹,茗斐的错为何要阿纤承担?”

“放肆!没看到这里有客人么?外衣也不穿还闯进来,成何体统!”

叶老爷气得一掌拍在桌上,叶茗斐这才发现客人竟是洛少卿,惊得她一时愣在原地。洛少卿邪魅一笑,来到叶茗斐的身前,将自己的外套脱下,为叶茗斐披上。后面追上来的阿柔停在了门口,看见里面的状况连忙躲在门边,她可不想被罚跪。

“洛哥哥好,茗斐失礼了。”

“率性而为,不乏可爱,何来失礼一说?”

叶茗斐慌乱行礼,洛少卿握住茗斐葱白的小手,一旁的叶老爷轻咳了一声。茗斐红着脸退在了一边,叶承天连忙让阿柔将叶茗斐带回房里去,阿柔迟钝地走了进来,将茗斐拉走。洛少卿看着茗斐的背影,再次勾起邪魅的笑。

“教女无方,让洛少爷见笑了。”

“无妨,不知叶叔叔可否容少卿见一见那位剑法高超的婢女?”

“此女胆大妄为,正在受罚,不如改日我带她到将军府请罪?”

“叶叔叔言重了,如此就罢了。”

洛少卿摆了摆手,他听得出来叶老爷正在拒绝他,这样更是显得阿纤与众不同。本想今日和阿纤一较高下,现在看来,只能另找别的办法与她约战。洛少卿谎称家中有事,告别了叶老爷,叶承天也没多留他。

东边院落,叶茗斐坐在梳妆台前,愣愣的看着镜中的自己。阿柔伸出手在叶茗斐眼前晃了晃,叶茗斐却仍旧一动不动,刚才洛少卿竟然给她披外套,还夸她可爱,感觉就像做梦。阿柔摸了摸叶茗斐的额头,明明没发烧,难道刚才中暑过头了?

“阿柔,你说洛哥哥是不是心悦于我?”

“大小姐生得花容月貌,洛少爷自然会为之倾倒,说不定明日就来提亲呢!”

“讨厌,乱说什么呢!”

阿柔讨好的话让叶茗斐心花怒放,若是洛少卿明天真的来提亲,她一定会幸福得飞天。两个女孩在房里打打闹闹,路过的大夫人微微侧目,女大不中留啊。洛家在朝中势力雄厚,洛少卿和茗斐门当户对,若是撮合他们,以后叶家在抚城的地位也能更稳固。

明媚的阳光渐渐黯淡,火红的晚霞爬上了天空,晕染了朵朵白云。阿纤感觉自己的膝盖都要和地板长在一起了,若不是她自小习武,换成叶茗斐那种娇弱的身子,早就倒下了。眼看着太阳落山了,阿纤艰难的从地上站起来,这两天恐怕无法练剑了。

都怪洛少卿,剑法那么好,害她手痒。

阿纤回到茗斐院落的时候,叶茗斐和阿柔连忙上前搀扶,阿柔翻找出药膏,轻轻的替阿纤涂上。叶茗斐心中万分的愧疚,若不是她非要出去玩儿,阿纤也不用受罪。阿纤看着叶茗斐沮丧的样子,扬起一抹淡笑,这点伤跟从前练武受的伤比起来,根本不值一提。

“阿纤,我以后不贪玩了。”

“是么,大小姐决定好好读书了?”

“没啊,不贪玩不代表要读书。”

叶茗斐扬了扬眉,阿纤顿时语塞,她果然低估了大小姐不学无术的决心。罢了,只要大小姐以后不再添麻烦便可,不然她就是属猫的都会一命呜呼。

三个女孩正聊着,叶茗昕忽然带着侍女来到了闺房里,还带了一些亲手做的糕点。阿纤正要下榻行礼,茗昕连忙伸手阻止,让阿纤好生养伤,不必如此多礼。

“姐姐,我刚才路过大娘院子,听说洛府大少爷被帝君御封为四品顺德将军,三日后举办庆功宴,邀请抚城所有名门望族参加。”

“真的么,茗昕你确定没听错?”

叶茗斐激动地握住叶茗昕的小手,几乎要将她的手骨捏碎,茗昕干笑着抽出手,她只是随口一提,没想到叶茗斐如此激动。阿纤看着叶茗斐痴迷的样子,大小姐真没搞清楚状况,外界都传她琴棋书画样样精通,这回参加这么大的宴会,怎么可能不让她露一手?

夜渐渐深了,叶茗昕也因为困顿带着侍女先行回去休息了,阿纤的房里恢复了静谧。盛夏的夜辗转难眠,月朗星稀,阿纤抬头看着银盘似的明月,今晚的月亮好圆,难道今天是农历的十五?

阿纤这才想起和一个人的约定,每月十五她都必须到抚城南山去,即使膝盖受了伤她也必须去。翻身下榻,步履轻缓,阿纤穿了夜行衣悄悄离开了叶府。深夜的街道上空无一人,凉爽的清风给人舒适的触感,阿纤轻车熟路的来到了抚城南山的大瀑布边上。

“唰!”

突然,一把长剑刺向了阿纤,剑身的银光几乎要闪瞎阿纤的双眼。幸亏她身手矫健,灵活地躲过了,可膝盖的疼痛还是如此清晰。对方没有因此放弃进攻,阿纤连忙拔出腰间的落雪剑,勉强招架对方的攻势。

几个回合下来,阿纤越来越显得被动,最终对方还是将剑横在了她的脖颈上。阿纤借着月光,这才看清了对方的脸,来人竟然是刚封了顺德将军的洛少卿!这时,暗处走出一名虎背熊腰的中年男人,月光洒在他沧桑的容颜上,满脸的胡茬,褴褛的长袍,衬得他神秘而异于常人。

“徒儿拜见师父,拜见顺德将军。”

“原来你是向伯伯的徒弟,难怪那日在武选场上如此嚣张跋扈。”

“将军过奖,阿纤天资愚笨,尚不及师父九牛一毛,那日唐突将军,望将军海涵。”

“咳咳。”

一旁被忽略已久的向无涯轻咳一声,他本想今日介绍眼前两人相识,日后可切磋剑法,没想到两人早已结缘。向无涯露出深意的笑,一切都像是注定,若无阿纤武选挑战洛少卿,他们也会在今夜相识,该羁绊的总是逃不掉。就像当年,他亦是无从选择。

洛少卿今晚很开心,因为他终于在剑法上赢了阿纤,但是想起白天在叶府,叶承天因为武选的事情惩罚了阿纤。这么一想,阿纤是因为身上有伤才输给他,洛少卿的好心情一瞬间天崩地裂,只能日后再约架了。

介于阿纤身上有伤,向无涯只能口述剑法诀窍,由洛少卿练给阿纤看。阿纤愣愣的看着潺潺流水,对俊逸潇洒的洛少卿视若无睹,向无涯无奈的叹口气,让她看剑法,她却走神得连洛少卿都不放在眼里。

“你能不能认真一点!”

洛少卿用剑柄狠狠砸在阿纤头顶,阿纤抬头冷眼看着洛少卿,她正在想三日后如何帮叶茗斐渡过难关,莫名其妙就被打扰了!洛少卿看着阿纤,那种眼神让他不寒而栗,他自诩生性高冷,却冷不过阿纤的三分。他不明白,明明是花季少女,为何这般凉薄。

如果阿纤长得好看一点,性情温柔一点,对他屈服一点,他说不定会勉为其难对她动一点点的别的心思。但是就实际情况来看,阿纤分明自带生人勿近特效,让任何人都无法去探寻她的内心,让人望而却步。

是他想太多了,身边那么多温柔的美娇娘上赶着要嫁给他,他才不会对冷漠无情的婢女动心思。洛少卿收了剑,他今天是来找向无涯讨教剑法,此刻已过丑时,他也该回去了。

《倾国女婢 》已上架微信公众号:小雪文学,关注后回复:倾国女婢 或者书号:48699 即可阅读全文

相关小说